鬼店

這部電影比較像是導演跟編劇的實驗性的電影,嘗試在那個時代走出新的格局或是更具個人的風格特色。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電影從一開始就不斷的交代空間,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去製造在空間的對話以及身體感,讓觀者知道每一個空間的樣貌以及故事,也試圖在當中暗示每一個空間之後的劇情鋪成。

空間上有看見很多的對應方式,兩個空間的對應模式,從一開始外面世界然後驅車到飯店的空間的對應開始,再到旅館跟外面迷宮的空間對應。

也不斷的從大空間走進小空間的重覆模式製造了身體被擠壓的右再被放大的身體感。很多一鏡到底的畫面都是由大空間走進小空間,或是也可以看見一個近距離拍攝的鏡頭畫面,慢慢拉長看見整個大空間的互相對應。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而在劇情的轉折點是在男主角凝望擺在飯店大廳的迷宮模型,而當時女主角以及小中行走的話面,成為一個心理的扭轉起始。

而在凝望的過程,可以看見不同角色,會在身處在各自的空間去凝望另外一個空間的角色或是狀態事物,而空間會運用不同顏色的光或是斜射的光線製造空間之間的對立面,到之後的對望也延伸到另外一個靈體空間跟生活空間的對望,而在設定上也可以看見除了一些擁抱的場景,大多演員都是不觸碰彼此刻意製造出一定的距離感,讓觀看上更製造所謂的冷的介面質。


在燈光的設定,可以看見幾乎都是用頂燈的方式去打出所有場景跟角色。像是在一個不存再在這世界上的狀態,在飯店大廳可以看見很奇異的視覺光景,戶外窗景的光強度過強像是聖靈之光的意念,而室內大廳的燈光也是如此透亮,造成一種觀看上奇異的狀態,仿若這飯店是存在在雲中或是霧中的空間。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在顏色跟視覺設定上,可以看見像是美國早期未來感以及普普藝術時代的一種美學概念,也運用了螢光色系的設定。每一個場景幾乎不超過三個顏色設定,也讓不同空間各自有各自的凸顯特色。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在鏡頭大多都是一鏡到底,也很少有多鏡頭的拍攝方式去交代當下的狀態,而最經典的畫面是小男生背對鏡頭的畫面,在當時有很少長時間的大背面的影像畫面,讓鏡頭跟隨著小男生騎著三輪車的畫面長時間的遊走在飯店場景當中。而這種遊走式的畫面是刻意的在空間去讓觀者身體產生感受,也甚至似乎讓觀者是鬼魂一般在空間游動。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在影像淡出淡入的轉場方式,是完全刻意的製造以及要將兩個畫面疊加出一個敘事是的內容物。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在身體的狀態中,演員必須要有一定能量的爆發,因為在拍攝空間過度龐大,所以肢體的演藝方式像是劇場的演藝方式。


這部電影很重要的一個部分是時間,運用了一種時間的推演,會藉由演員口中說出日期的推演,或是再場景與場景之間直接打上時間一的一種推演。從年到月到日再到時甚至到分鐘的推演,一直推演到最後那事發的那一天的不斷提醒,一種刻意的倒數。而這電影就在這些空間以及時間的推演以及交錯還有平行的狀態製造出整部電影的氛圍。也可以一直看到不斷重複的空間方式,而演員除了睡眠的房間之外,其他的場景都是無止境的迴圈迴旋的無止境的重複。演員都在重覆迴圈的某一個重複點上。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圖片擷取自網路

最有印象的畫面是在母親試圖安撫做噩夢的父親中,看見小男生慢慢走向父母的話面,可以慢慢看見小男生衣服已經破碎,再看見母親走向小男生發現他衣服已經破碎,用力抱住孩子然後對父親叫罵的過程,將三個角色在同一個場景讓神經緊繃到極致的一個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