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理想的人不傷心 by Hunter

這裡很少純粹分享音樂,但只因為幾句歌詞稍觸動了敏感神經。
又以我們這樣的獨立小店來說,這幾個月才漸漸發現,以前的時光已遠去。消費型態的改變,生活方式的改變,日子的味道,也跟著變了。

07600002.jpg

 

我們閱讀的媒體變成網路媒體;論壇變成網路論壇;交流透過通信軟體;體驗得直播限時動態線上線下同步;食物得有網路高評價;娛樂得靠所有裝載著螢幕的物件…

而巷口的斜陽與微風,山上遠眺的夜晚,那些曾經很生澀的訴說著你想要成為的什麼什麼,還有多少人還很認真地在意著?

順應時代發展的潮流不代表,我們就要跟著移動到不深刻的方向去吧… 

以下歌詞分享…
 

沒有理想的人不傷心 
詞曲:彭磊
我最愛去的唱片店,
昨天是它的最後一天,
曾經讓我陶醉的碎片,
全都散落在街邊。
我最愛去的書店,
它也沒撑過這個夏天,
回憶文字流淌著懷念,
可是已沒什麼好懷念。
可是你曾經的那些夢,
都已變得模糊看不見。
那些為了理想的戰鬥,
也不過為了錢。
可是我最恨的那個人,
他始終沒死在我面前,
還沒年輕就變得蒼老。
這一生無解,
沒有我的空間, 
沒有我的空間, 
沒有我的空間。
你曾熱愛的那个人,
這一生也不會再見面。
你等在這文化的廢墟上,
已沒人覺得你狂野。
那些讓人敬仰的神殿,
只在無知的人心中靈驗。
我住在屬於我的猪圈,
這一夜無眠。
我不要在失敗孤獨中死去,
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裡。
物質的騙局,
匆匆的螞蟻,
沒有文化的人不傷心。

選擇破壞 by Hunter

L1000113.jpg

做了一件有結果的事之後,是有好有壞的。

的確是完成了一些什麼,把目標或是成果往前推進了一步;而反面來看,在一種很細微的層面,有那麼一點點,即便是一點點,想要延續這個成果,反而接下來的行動就會被這種想要維持的自我意識所困。

有人說這叫做,建構。
所有的建構都帶著篩選的動作吧。而篩選,就是選擇性的排除。

不去細思就不會發現,一旦查覺後卻是一種令人窒息,我們為了行事方便,是這麼地容易接著前面的結果往下走,愈走愈窄。

原來我們都是在努力尋求完成結果與背負著結果帶來的限制而來回掙扎著的。

所以有人乾脆說,破壞。
所有的破壞都是一種放開的動作。而放開,就是無差別的融合。

斷然離開每一次成果所產生的美好,重新回歸到心靈相對自由的狀態。
看著完成的美好(如果真的美好),並且試著有意識地親手破壞它。

之後的下一步,可以走得更自由深刻吧。

作者 - 羅偉文

走進一間店真的不需要帶很多目的 by Hunter

下載.jpeg

在這裡開店,也有三個月了。這陣子,有很多朋友過來,其中不乏一些在經營臉書或是Instagram的部落客們。

多數的朋友是很有禮貌的,會先詢問是否可以拍照。拍完。也就靜靜地享用所飲所食以及與這間店共享的片刻時光。或是與自己和朋友對話。

然而,還是有一些沒禮貌的,則認為花錢來消費了,就可以為所欲為。很強勢地拍照,手機、單眼、微單…  直播…   通通都來。並且專門注意這間店最特別或是最有視覺的品項。來消費後一兩天到一週不等,就會在網路上看到各種精彩產出式的遊記報導。那唯美的照片,特殊的取景角度,那下午三點流洩與樹葉交會的光影一張張出現在各大社群網路以及部落格之中…  為了讓自己的生活看起來精彩,他們採取了極積的行動,主動出擊,做功課,用地毯搜索的方式,把一間間”店家”收納進他們的Collection裡。 然後po網昭告天下: 「我來過這間店! 」並對這間店品頭論足一番,用以表示自己很有主見與品味。伴隨著那些用個人觀點避責,但是又很制式化的,希望自己觀點廣受歡迎的評論…

這些,天天上演。

無語之後,我才驚覺想起,對啊,所謂的美食遊記類型的記錄行為,從以前的電腦的不便,到現在的行動裝置時代,微單眼時代… 變得極度方便之後,人人是媒體!  這樣高喊近乎革命式的崇高口號,追隨的人卻有些迷失。 紀錄你的生活瑣碎已經變得如此簡單普及。個人化媒體的浪潮完全成為主流現象之後,就這樣活生生地在我眼前如重覆播放般演繹著!

我們也完全了解這種時代下的表面消費生態。 那種強大的連結與拉力。會有這樣子的行為出現,多半來自供需。有人會想要看,所以有人才會這麼做。

而我們感到不安的是,在這裡面,店家的角色被邊緣化。所謂的很有質感、有品味有態度的店。在網路的浮濫傳播助長之後,變成了部落客的裝飾品,成了用低廉的租金可以租到的美麗攝影棚。他們來消費換到的不是食物,不是店家的品味,不是心靈的成長或穫得養份的休息。而只是用少少的錢買到了個人品牌的加值。

這樣的現象太過抽離,甚至異化了。

人們的消費行為已經被植入太多目的,不再純粹。
這樣的異化現象讓身為抱持著理想開了一間小店的我們感到茫然與迷惑。
也變得愈來愈不快樂。

看著窗外的天空,又想到,之所以開一間獨立店的初衷, 就是要讓自己開心,不是嗎?

作者 - 羅偉文

在等待的時候,你會想些什麼? by tseng yuchin

S__13787141.jpg

你是否也曾有過一樣的感覺? 

獨自進入一部電梯,自己一個人。隨著電梯的門關上,你按了一個目的樓層,運轉的聲音讓你感覺到整部電梯正在開始向上滑行。這時候,電梯內的空間是完全屬於自己的,沒有手機訊號,沒有可以望向外面的窗戶。只有數字的跳動,還有反地心引力的一點點失重感。

然後,你在潛意識裡希望這部電梯不要太快到達。你希望在這樣的狀態下持續久一點。想要享受一下這難得獨處,這不為任何人勉強自己的時刻。

似乎有點美好。

如果,這部電梯就這樣持續往上一個小時呢?  或是三個小時?  五個小時?
並沒有故障,它真的在移動中,你也知道某一個時刻,它會再打開。

在等待的時候,你會想些什麼?

就只能等待,或是忽略等待,忽略數著那唯一證明你的位置的指標: 標示樓層的數字。「出電梯之後想弄點什麼來吃,下個麵好像不錯」 「剛才進電梯前好像忘了對門口的管理員微笑」「昨天好像對某個人的態度不太好」「那個案子應該要換個方式處理」…

還是你會,想想自己的模樣。那張清晰又模糊的臉孔。想起小學三年級在戶外活動課的時候躺在陽光下的草地被代課老師的高跟鞋踩中。 想起小學六年級走在背著光的長廊上以為自己已經長大。 想起國中二年級那一場上台獨自撐場的搞笑話劇表演。想起高中一年級被數學老師點到卻回答不出簡單的三角函式問題。想起那場不認真的升學口試。想起不知名的城市長途巴士上的廣播音樂。想起大一時那個系館前幾個人的邂逅。想起大三那一段蹺課的環島之旅。想起沒有辦法再去觸碰細節的那場道別。想起那少數幾次聊到投機不想結束的晚間聚會。想起無數個黑色的夜晚,有星星或沒有星星的夜晚。想起年輕時第一次在一萬英呎的高空中看見整個城市在發光。

你真正,看得清楚自己的模樣嗎?

是否可以,把這些多年來拖著沒有去處理的問題,想清楚之後,再把電梯打開? 
繼續過日子。

---

我們都走過想望交疊的日子,那段孤獨而忙碌的。
急著用手去試圖建立證明自己的圖騰。這幾年的推擠與追趕,看過幾次崩毀與建立,甚至好幾次置身其中,不知為何。我卻都採取一種自外的態度。而一年一年的經過,來了又去的面孔好多。我感覺到自己的麻木。

一天我發現:「我是誰?  我在哪裡?  我該往哪裡前進? 」
這樣基本的問題,我竟然無法回答。 

我徹底地慌了,手足無措。抓不到任何,任何當年23歲仰望星空時,曾經明亮的雙眼其實就應該要知道的答案。在這樣的慌張之下。於是在35歲的春天裡,我決定歸零了曾經所有。猶未晚矣。

現在,我希望隨著音樂旋律的搖晃,光影的明滅,文字的韻律。好好地,把關於”自己”的這個問題,想個透撤。

我是醒了,還是其實睡著?
我只知道,當下的感覺,格外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