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328-523》 / by Wang Mi

雜記328-523.jpg
 
 

小時候母親常帶著我工作,碩大的成衣廠裡,空氣中總是瀰漫著只屬於廠房的味道,牛皮紙混雜著布料的灰塵味、人與人之間的細微汗味,仔細聞還有冷氣的霉味和縫紉機的油垢味,想起來並不算好聞,但最近卻總是想念起這些氣味。

 

我媽一個人帶我,辛苦得很,因為工廠並不總是歡迎小孩子的拜訪。

當時待的地方是版房,就是所有衣服最一開始的版型,都是在牛皮紙上繪製之後裁剪下來而成。

我就待在放置版型的鐵櫃裡,自己玩耍搓布條或是累了就睡午覺,成批的版型排列式地掛著在我頭上飄呀飄,現在想起來那真是一個超現實的場景。鐵櫃之間的縫隙中可以看到母親忙碌的背影,身為版師的她總是以非常快的速度,拿著一些奇怪形狀的尺在牛皮紙上畫著,當時只覺得筆與牛皮紙之前的刷刷刷聲是最好的催眠曲。

為什麼最害怕銳利牛皮紙的她會成為版師呢?

 

之後我想不起原因,就沒再去過廠房了。

過去兩個月來,為了讓自己重新學習好好完成一件事的過程,不斷在一塊布上重複著繡與納的動作,沒有思考也沒有遲疑,卻總是一絲絲地聞到小小身影在鐵櫃裡的味道,那支撐著我的安全感。

 

此時此刻想著那鐵櫃與工作桌之間的距離,我與母親之間的距離,時間與我們之間的距離,我雖然看不見自己的背影,但是不是有那麼一剎那,我們是重疊的呢?

 

-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