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塵貳》 / by Wang Mi

粉塵貳.png
 
 

九月的時候花光所有積蓄在德國待了一個月,走走停停換個國度躺。

可能是文化衝擊也可能是因為離開自己的舒適圈,腦海中的畫面不斷出現,情緒滿得極需宣洩,對於創作的飢渴恨不得能空下所有的時間埋頭畫畫。


但當我一回台灣,滑滑網頁當當鈴薯就這麼過了一個禮拜也就忘了,所有的畫面情緒都是別人的,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地夢一場,而我也沒有提起畫筆過,倒不是因為發懶不想動,也不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這類的事情,而是我壓根也沒想起過。


那感覺就像一個量身打造、安穩扎根的槽,而我只是剛好地、完全貼合地陷入罷了。直到某天早上才警覺地回過神來,窒息感讓我心悸猶存,逼自己意識起這些情緒,趕緊起身看著那有著自己輪廓的槽,邊緣已經斑剝腐朽,散發出不知道是血的味道亦或是汗味,髒髒舊舊的,但它看起來卻是這麼的安靜和熟悉。


『 你們是一群關在籠子太久而忘記如何飛翔的籠中鳥,就算有人將門打開,就算有野鳥從你們面前飛過,你們也會待在巢裡不為所動更不會懷疑。』


這是大一時第一次的課堂討論中老師劈頭就說的話,每當這種時候這句話都會衝進我的腦海徘徊不去,不斷提醒著自己怕忘記了。


-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