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課程裡學會認錯 / by Wang Mi

S__25927683.jpg
 
 

台灣的同志婚姻專法終於通過了,這是讓人開心,也是台灣思想的躍進。

支持同志婚姻,一直是身為對於台灣所有議題,都應該能有意識的人,必須認真回應的事情。不過,在這個民主跟自由極大化的台灣,眾說紛紜以及民粹洪流的沖蝕,我們要如何能夠堅定跟有自我省思的能力,一直要清醒的過程是不容易的。

 

但是,
我們更應該要學會的是在民主的課程裡: 學會認錯。
我們錯了!
這句話要放在每一個想要追求自由跟平等的人心裡
是的,人民要學會認錯。人民不見得都是對的。

 

反同勢力挾持保守的恐懼集結,甚至因此投出七百萬票,不代表這些人民真正知道甚麼是對的。同樣,同婚法通過,也並不代表,勝利的一方就是對的這樣的想法,因為這代表的是一個國家或是真正對應到群體人民是好的,或是能更產生討論的機制發生,讓一切能夠在被保障的狀態下,繼續討論,而不是一昧的成為民粹群體意識的操作。台灣人民很習慣或是依賴群體意識的存在,因為自己可以不用思考,甚至可以運用那些已經存在的字句或是經書成為你的證言,但你真用自己的生命經驗思考或驗證過這些字句的內容?就因為可以自認安全的依附在某些群體中,而開始成為謾罵者或是叫囂的聲音,而慢慢讓這進化成群體意識霸凌,最恐怖的開始認為凌駕於自由民主的價值之上,成為一種神的象徵。

這是最驚悚的人性轉變,往往很多人卻不自知,而全然依附在這些之上,甘願成為奴或是讓某些人自認成為神的過程。

民主自由不是這樣的存在,是有約束力的,是有人民之間的互相規範的。

沒錯,人民是有自由的權利,你可以因為是身在一個民主國家而能夠發表或是集結任何想成為或是成就的事。但當你不斷地運用民主自由的名號,你真正了解自由在一個群體或國家的意義是什麼?

 

你知道甚麼是自由嗎?

可以任意言論批判所有一切?

可以沒有設限的做任何想做的事?

可以沒有限制的用自己的認定干涉或擾動?

還記得以前我去美國做藝術交流數個月,當時認識了不少居住在當地的人,在一次吃飯的聊天過程中,不經意的聊到自由跟民主國家,就直接脫口而出,美國就是一個自由的國家。

對方笑笑的回答著: 你知道美國的警察只要是執勤中,都可以直接開槍射殺人名嗎?其實美國很多人只要遇到警察,都會很小心跟害怕,雖然說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但是這極強大的約束力依然存在。

當然當下也聊了不少有關美國警察執法過當的問題,不過已經在心裡有產生不少想法,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跟人民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在台灣,很多人都會說美國是自由民主的國家,可是你知道要管理這樣的一個國家的民主機器究竟要花多少力氣去讓民眾知道跟遵循?

我會提出美國的例子,並不是要站在支持及強大的政治約束力去管理人民,我也希望台灣不要走到這樣的局面,但是,一個自由的國家究竟人民你知道你應該要約束自己的是什麼嗎?

 

自由,是應該要建立在尊嚴的基礎。

 

人,生而為人就應該活得有尊嚴,有得到或是自己給予的尊嚴。當你可以任意自由的發表任何言論或是執行任何干預,都應該是建構在尊嚴的認定上。

而不是因為你認為的自由,而自認有一個高度的去強制你認為的制度該往哪走。

 

台灣不少人,不管正反兩方,其實都是因為台灣現在的自由民主,而可以任意的言論或是干預,但是,真正尊重或是願意反觀自己究竟有無對於自由的詮釋過於無限?其實真在少數。

 

民粹是錯的,因為太在意他人的言論或是失去自己的思考判斷,才會相信群體意識而成為民粹。而因認為自己的自由民主,而不願意認錯。若建構在這樣的狀態下,是無法產生真正的討論以及台灣思想的提升。

一直回應那些民粹的群體意識,整個政治民主終究會疲乏,也甚至讓人民困擾,這些不應該存在的對話,是應該要進入更理智以及更法治的狀態下對話,才能有所進度。

 

人民要相信所有群體意識的議題。都應該進入更完整的系統去討論以及建構。

 

推行任何思想的人,都要能夠認錯。

要認錯的是自己要承認自己的脆弱以及不夠強大,在如何推行思想,都需要慢慢的跟謙虛,也在不摧毀任何尊嚴的方式下逕行。

 

而存在在群體意識中的人民,也要學會認錯。

認錯的是,你並不偉大,你只是認同某些思想,你並不是站在對的一方,而是你尊重以及相信能夠讓整個社會每一個人都有尊嚴的存在。

 

所以,尊重每一個人,存在在這世界上以及在你的身邊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