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與尊嚴,以及自我存在價值。看個電視還這麼嚴肅 / by tseng yuchin

S__19546115.jpg

在一片多數自認比較有思想的藝文境地中,不少人頗愛標榜自己不看電視之毒,其實我滿熱愛看電視的,我真認為只要你能主動的認知以及思考你所看的,電視其實是一個很好的趨勢以及徹底放空的空間。

今天早上無意見了一個法國的節目,介紹了法國沿海的漁夫現階段的生活境地以及想法,開頭像是解紹了一個如天堂般卻孤絕的身分,當中不斷強調每一個漁夫都會有兩個工作以上,也有意無意的說著如何金錢以及生活當中尋得一種平衡,口吻堅定而淡然。

其中一個漁夫說著(不是有一個預言故事? 一匹狼遇見了一隻家犬,家犬說:你何不加入我們,我的主人會主動給予食物還有一個屋簷,你這樣就不用在外流浪餐風露宿,野狼說了:可是你繫著項圈阿!我寧願流浪也不要失去自由),漁夫說完笑笑地又再說了:我想我應該是那狼吧,我寧願自由也不要在那樣的安全中度過一生。

還有一個漁夫也說著他以前在一個很制式的工作當中度過,有一天他突然往後站了站,心想我真要這樣度過我的一生?已經度過中年的我要這樣跟我眼前的人一樣?喔不!

於是他開始學習著捕魚,學習著自己全然無知的行業。

看著看著,我不禁想到我自己,也不禁想到最近台灣沸沸揚揚的勞工法律問題,對於選擇人生職業的這件問題。

而電視依然播放著,開始介紹一些因為身體已經不堪負荷在海上捕魚的魚夫要如何面對生活,而有了組織去輔導這一的狀態能自營生活,好幾位漁夫被訪問的時候都數度哽咽,其中一位說著:我從漁業學校出來我最會的最在行的就是捕魚,當我被告知無法在船上作業的時候,我不知道我們存在價值是什麼?我熱愛著我們工作。

S__19546116.jpg

這這節目就這樣討論著重新面對自我存在價值的狀態,我也定定靜靜的看完了。

不需要贅述太多,也不需一藉由一個畫外之音說出什麼,對於人自我本身,所存在的價值在自我選擇的自我覺醒對於(我)這字的認同,到後來對於工作對於人來說的存在為?對於工作的熱愛歧視也是在於自我存在的認定。

工作之必然,是為求溫飽,但最終追求的是在於自我選擇的認同,人最終都是回到自己身上,如何活得有尊嚴?而對於我存在的價值以及所謂的生命中的榮耀,是來自於自身。在台灣環境下我們似乎更加艱難困苦,但我們究竟如何自處?不可以因為這樣的狀態而逝去的自我的存在,這是最恐怖的,在最後的墓誌銘下,只是一句因他人而存在的價值,十足可悲。

究竟為何工作?我們要的是什麼?我其實也在尋找。並不想被這不平等對待的資本主義對待,如何可以在確定而穩定之下尋找一個可以生存的模式,這個還無法或是永遠無法稱為國家也不會有完整的配套對應於這找以傾斜不公的社會,我們究竟如何選擇生活?能擁有的不多而要如何有所尊嚴?

或許我無法是那成為狼的可能,但追尋自由的野性依然存在,拉扯是在對於,我已經看見了這一切看似合理的不公,我又要如何進入這一切相處,這是不可能的,扭曲自己的身體去擺放出普世價值的樣貌是無禮的,那還能走怎樣的路徑?

選擇離開舒適的範疇,要在新的領域當中自謀其利,著實不容易,每一個時刻都是挑戰。

嘔巷納認為自己是狼的漁夫說著:我寧願我是那狼,我知道會有所苦,我知道不會有一個安穩的棲身之所,但是我寧願在大海當中看著浪撲向我而來。

作者  曾御欽

 

S__1954611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