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與眠 / by Wang Mi

1115.png
 
 

這一年來,也許工作或為維繫情感關係,時常需要在各種不同的床榻睡下,原本認枕頭的我,長時間下來竟也練就能在各地熟睡的能力(起床尿尿一次仍在及格範圍內)。

起先我認為擁有良好睡眠最重要的能力是觀察與臨機應變,有的房間樓層高、光線充足卻緊鄰幹道,機械引擎聲響巨大,但為了通風還是得打開窗,這樣的房間較適合熬到凌晨兩點車輛減少以後再上床,至於該怎麼熬到六點世界開始醒來時還能睡著,因為我帶不慣耳塞所以會把被子蓋過耳朵(或眼睛),這樣一來補足七小時睡眠便綽綽有餘。

另也有房間確實安靜,靠近公園又避開日曬,起居坐臥皆宜,但格局略顯狹小,偶也會有室友或鄰居活動,那種他人迫近自身無處可躲的生活擾動發生,這時我會關上房門拉緊窗簾,從感知障蔽下手,以空間隔絕空間的蝸居型態著床,可以讓身旁的氣味保留在自己熟悉的溫度和濕度,而不致不安難眠。

不過一個人的睡法和兩個人的睡法又大不相同,有的房友在飯店喜歡開著電視卻不斷講手機,亦有時與關係親密的家人共枕卻仍舊翻來覆去。

當然如何好好睡一覺,關乎最大的仍是「心安」,外在的擾動說到底還是心不定身不安。我明白睡覺時切記不可想未來之事,於是開始讓腦袋回憶過往的片段,後來發現生活中總是累積太多話沒有當下說出口,才導致心頭擁塞難眠,於是開始練習不去做任何假設或修正,是全然地「看見」每個發生過卻已不存在的當下,才明白那些胸口悶著沒說出口的,永遠是「對不起」、「謝謝」。

而神奇的是,在好好對著過期的片刻或人道了謝(或到了歉)之後,縱使過程偶有激動和心情的大起落,過後總會開始呵欠連連,接著一夜好眠,屢試不爽。

雖然現在仍是到處移動,工作時間混亂,又時時睡睡醒醒,但想到還有這帖安眠藥(但治標不治本)永遠常備於心,似乎再煩擾的日常,亦能漸漸安下心來了。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