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_脫蛹 by Wang Mi

04.jpg
 
 

我忘記了一個語言,或許曾是熟悉的。記憶的後段它一直陪伴著我。

我曾是那在認知中的自己,或許我不知道是否真正認得了她,我並不知道這一切會改變,它來得很突然,人們說肉體的凋零與靈魂的生長是平行前進的。

我曾幻想過她有一天會是陌生的。

我知道我還在呼吸,趟在雪地裡7度的體溫與重量用緩慢的速度溶解地面,不再是向下陷入的觸感與短暫的陌生知覺,只是我清楚這樣的經驗確實曾經發生,被時間延遲的記憶不會消失,但也不再回頭。

我是該感到失望挫敗甚至悲傷。

即使冬眠我的軀體仍在成長,細胞緩慢的分裂增生死去,我知道清醒時迎接靈魂的肉體不再是睡去前的姿態。

我該悲傷嗎?我又得如何確定靈魂在生長的過程中不會有所脫落,那油然而生的對於活的錯亂感是來自何方,又該去向何處?

在時間的夾縫中,肉體不斷流動,毛髮皮屑體液,名為我的軀殼逐漸不再具備我的資格,

但我仍然是我。

靠著感受堆疊起的記憶掩蓋住靈魂,它們告訴自己我仍然存在...

一個沒有地基的信仰怎能不被撼動?

 
 

3_胎內記憶 by Wang Mi

 
 

我想不起它會是什麼,具體來說我不曾真正努力的想過,也或是每有思考的勇氣,又或它沒有迫切被正名的必要。

它只是在那。不能說是感覺或情緒,也不能在語言之間流通,它沒有出口也不能被運送。

那在時間軸中的一種狀態總是短暫出現在行走中、睡眠前、夢境的邊角。時有時無懷念的不適的,還是懷念的不適感。

一種過分緊緻的包覆。

我想不起或許是我所鍾愛的它?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對它鍾愛著,直到現在我嘗試書寫企圖對它進行描述,我甚至無法說明它源自於記憶或是想像。

要如何描述一件存在的事?除了它存在我還能在知道更多嗎?為何我對它的存在是如此堅信?要如何召喚那本來就存在在體內的魂魄呢?

記憶無法清洗,只能不斷覆蓋。

 
 

2_幻肢症 by Wang Mi

02.jpg
 
 

在想像的身體裡遊蕩的靈魂,等待春覺叫喚然後遺忘。

我知道,在不得不為生命長眠時,身體與靈魂的關係便逐漸斷裂,體溫心跳呼吸都不再是那理所當然屬於我的存在,我如同那身旁堆起的秸稈成為無生之物。現世傳遞入夢的知覺極為清淺緩慢,透過那肉體上所剩無幾的神經傳導,在夢中幻化為實質之物。

世界的法則依循肉體的神經傳遞所轉譯而成的知覺為基準,靈魂只是在一旁躡手躡腳地等待著。知覺堆積的經驗形成記憶,記憶分支出道德、社會、歷史、是與非。人類是必須靠知覺辨識自我的物種?那遺失了大半神經元冬眠中的我的肉體還是我嗎?我不是人類。我的夢境作為已斷裂的神經的幻肢症狀,在那極度敏感且細膩的知覺下展開。

我遺失的軀殼在幻肢中遊走,

經歷無數的四季轉圜,

靈魂在幻覺的陰影下優雅的匍匐慢行,

依循記憶的行為記載,

對應與現世無奈的撕裂。

疼痛張開雙臂,

在寒冬下溫柔的擁抱著我。

沒關係,

它會回來的。

 
 

1_關於疼痛 by Wang Mi

01.jpg
 
 

時有時無,現世一閃而過的知覺被幻覺處理成現實,過度的冷與熱感受到存在的體驗,而體驗本身卻無法成為存在。

還記得那次冬眠,試著讓自己在深沉睡眠中死去。跟友人借了艘不太穩固的木筏,點上些微弱燭火,蓋上沾好氣味的被子,木筏飄向大海中央前我沉沉睡去,在那擺渡的海波中。

成⻑的過程中我時常流淚,這並不是件太特別的事,只是它們總無關乎情緒、無關乎生理;忘了是多久前或是多久後,海中央的木筏平緩而漸進的滲著水,被海水泡著腫脹的四肢,還有些許肺泡中淤積的窒息,睡眠的呢喃間發出無法間斷的悶哼。

原來我即將死去。


透過魂魄疼痛的介質感受躲在現世屋簷下軀體與夢境的連結,我知道我的存在;之於降生為人的夢境。

在極度安靜的條件下聽見身軀過度吵雜的間歇共鳴,時而心跳又或是呼吸、消化系統的輕微震盪、從咽喉傳來的鼓動。

我想那是後院山腳滾落的碎石、窗外不間斷雷聲轟隆作響、暴風雪吹進隙縫尖叫的刺耳。

一層又一層的藏起,再一層又一層的攤開,攤開被強迫依居的肉體,捻上些你我他愛恨情愁。

冬眠的夢境的確被過度贅述,只是再多過度都必然被遺失,我們記得那動作的事實而非內容的意義。

 
 

0_開始冬眠 by Wang Mi

00.jpg
 
 

寫給降生為人之前。


身為一個擁有冬眠習性的未知物種,週期性歷經四分之一個年頭的連續睡眠,為了確保在夢與夢頓點間清醒導致的死亡,身體賦予我們一個離不開冬眠狀態的生理機制,將生為人的攏⻑夢境。

轉圜交界的冬季午夜,物種給我的生理指令迫使在屋外暴雪來臨前為身體屯好足夠能量,確定好身旁的物理安全,找一個最舒適且溫暖的角落,稍稍固定起四隻避免被翻身壓的痛麻。

落入冬眠,那是一個在現實中逃竄死亡的開始,透過重組經驗遁入幻覺與新生,直到轉為細雪、轉為春雨,又或是不再感受存在中過分的惡寒,他會來接走已對新生命無法自已的我們。


我想我並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身理的或是心理的,冬眠開始第一天我進入了記不起是第幾次的新生,一時半晌在記憶中遺失原本的聲形至於姿態。

些許鄉愁在分秒間溢滿冬眠過程,些許記憶的習性,或許是名為靈魂的據點;像是我知道我們曾用相同的姿勢落入睡眠,在這裡請讓我自私地稱它為愛。現世感知在被過度贅述的夢境幻化成無法用單語形容的情狀,或許是一種⻑相、氣味、聲音、溫度。
我想我時常懷念那某些無法被辨別的五感,以至於愛戀一段與我無關的夢境,而當他在此被定義成冬眠中必經的鄉愁,一切都能坦承的理解了。

想不起開始的時間,又或許是最近,我迷戀上一種靈魂與這樣的身體距離最遠的狀態,鄉愁與夢境最遠的狀態。可能是數隻的香菸、過量的酒精、極少或多的睡眠、性高潮迷茫的片刻。

剎那間甚至不知道該如何收起放置的記憶,死亡的祈願基於對宿主鄉愁淺意識的想像,我看見靈魂不曾被照亮的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