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在乎你因為沒有人像你(反過來也可以) / by Wang Mi

 

事到如今,在空白處填上文字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 

 
w_1.JPG
 

我非常懷念我的大三或大四時,我還有能力抗拒臉書時、躲在某處寫點什麼竊竊私語的東西。我是憤世的人。這算叫憤世嗎?事到如今,我的眼睛連看著螢幕五秒都容易疲乏了,什麼高畫質的東西好像再也容納不進我的腦裡,我只是讀著表面的像素,望穿再細節也不過就是一個點,我早已無法思考。連拼湊這些文字的同時我都忍著不要掉下眼淚,然後我還是忍不住哭了。

這是我算可以輕易操縱的能力了吧?當我開始若有似無的說些「我總感覺這些他媽的都是些廢話」就會鼻酸然後不斷地拼命掉眼淚、可是我不是應該說出來嗎、可是我不是不應該藏在心裡嗎、可是我不是得把這些東西至少轉化成什麼排出去嗎?

 
w_2.JPG
 

事到如今,我感覺我什麼都辦不到。我只不過是個廢物。 

 
w_3.JPG
 

一如往常上下班的路上,今晚的暖風特別悶,停下紅燈時是路旁圖書館種植的不知名植物飄來的香味,這些事物總能讓我好一點,但我對生活事實是毫無感覺的。對生活該有什麼想像呢?我已經不像從前那樣,善於將自己、至少把自己放在馬路上走一走、晃一晃、看一看、變得快樂一點。

 
w_4.JPG
 

皮膚上的疹子並沒有好一些、也許因為壓抑著的什麼攪在一起,我有時候會發現自己焦慮時一直抬著頭抓脖子。幾近兩年前,這一些從更早以前早已種下的種子。很矯情吧?


恨死那些震顫,無力的四肢、發抖的雙手看起來自己特別沒用。

再講多點這些藏在我的五臟六腑裡的血液、甚至還會忘記沒用到底是什麼意思?

所以沒用到底是沒用什麼?

 
w_5.JPG
 

人造的傷口由人造的東西來修復。?


被切的一大片一大片丟掉的塊狀物我已經撿不回來了,我現在在說些什麼我也不確定?


為什麼不能殺了討厭的人?

為什麼不能討厭自己所以去死。


假設這些

是我想要轉彎的

其實如果你看得到

那都是直直的



可是我只不過是邊緣的潮濕的青苔

看到的全部都是黑的

暗暗的


我根本開不了口

我什麼都不想要

我不知道我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