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東西 / by Wang Mi

圖像_my.cow.bay_2018_480p_CHT.srt_那個東西_20180828.jpg
 
 

2018/08/28 《那個東西》

每一天的練習都是一樣,不過有時候我刻意要讓自己習慣,

反而是用了太過頭的方法,然後回不去原本比較喜歡的樣子(版本)。

每個當下的決定影響很多事。

以前我不會這樣想,我總是會覺得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然後不知不覺我早就已經一直在每個我說「以後再說」的以後了。

我就是個嚴肅的傻瓜,是嗎?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說:「如果那是本性呢?」

你說:「我不希望那是我的本性。」

我們說很多心裡的話,天亮了我們還活著(如果沒有意外),

只不過那些東西,最後都還是要丟在一旁的。

事實上誰教我是我,而你也只是你自己。

如果可以在現實裡切出一個小小的盒子,我希望裡面只有我自己,

還有我想要放進去的人事物,我想要分明,

但短暫的吸食沒辦法安撫無時無刻需要的癮。

當我們沒有符咒驅使那個東西向前,

清醒的時候我們會害怕去碰觸那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