蟾蜍的歌聲 / by Wang Mi

《蟾蜍的歌聲》1.jpg
《蟾蜍的歌聲》3.jpg
《蟾蜍的歌聲》2.jpg
《蟾蜍的歌聲》4.jpg
 

巨妹死掉之後,常常看見動物溝通紀錄裡,談論牠們對於死亡的正視。

年初觀賞《毛月亮》的時候,其中一段音樂響起,河流突然穿過我的身體。舞台上一條由擁抱串起的人龍,在黑暗中,像是輕輕汲泳。
河流越流越深,溝通紀錄中的那些語氣全混進來了,起頭的幾個句子跟著響起:
「我就要死了。」
「我知道。」
「我好想念OOO的歌聲⋯」

最後決定這首歌讓蟾蜍來唱。
可能是因為柳林邊的風聲。

Sigur Rós - With Arms and Legs Moving, The Tell Tales
那首歌,在最後17:48-19:56,我現在聽還是會整隻手起雞皮疙瘩。

其中河流的異象、橋的意象,在腦中盤旋許久,最終選擇了以風琴摺的方式呈現這個空間。

對我來說,摺頁與摺頁之間的摺痕,就像是一種模糊不清的漫畫格線,每一頁都像是一格畫框,各自有自己的時空,但同時,彼此之間也串連起一個碩大的時空。

 
《蟾蜍的歌聲》5.jpg